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儿的小穴进不去 更多>>
 

    女儿的小穴进不去

    时间:2018-09-17 前几年,女儿还小,他也从未注意,如今女儿刚满十三岁,尚未发育完全,但却长得清秀可人,王成常由镇上回家时,都带一些女孩子所喜欢的用品,如香水、衣料等。王娟也只认为爸爸喜欢她,因此也非常高兴,她怎知道爸爸已动了吞噬她的兽心呢? 。一家四口回娘家吃寿酒去了。
    在老岳母家中一餐面一顿酒,吃得王成豪性大发。宾客中女客不少,虽是些乡下妇女,但都是一个个打扮得怪裏怪气,看在王成眼中都成了美女,因之王成欲心突起,他正準备离席到镇上去找他的老相好--风林酒家的凤英。
    爸爸,妈妈叫我告诉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了不少啦!王娟却来劝他罢酒。
    他看看王娟,感到王娟今天特别的美,小脸有红似白,一对小小的酒窝印在双颊上,满脸笑意,真是人见人爱。
    他忽然有了决定。他轻轻地对王娟说:王娟,爸爸不喝了,你去跟你妈妈讲,叫她跟弟弟就留在这裏住二天,我带你回去。王娟,你也跟妈妈讲,说你不愿意住这这儿,一会我带你到镇上看戏去。
    好的!王娟听说爸爸带她去看戏,兴高采烈地去替爸爸传话去,王成心中却暗暗得意。
    没一会王娟就回来了:爸爸,我已经告诉妈妈了,妈妈说让我跟你回去也好,她说我陪爸爸,她要和弟弟在这多住两天呢!
    王成一听正中下怀:好吧,那我们走吧,现在就到镇上去看戏。
    王成向众人招呼一下,带着王娟离开了许宅。
    这晚在镇上王成为王娟买了许多小用品,看完戏后又带着她去吃宵夜,连哄带骗的灌了王娟半瓶乌梅酒,好在乌海酒甜甜的,王娟也就不怕了。谁知回到家后,王娟已经又睏又醉的倒在王成怀中人事不知了。
    王成把她抱到自己床上,他把王娟的衣服脱光,赤裸裸地任他欣赏。
    发育还不完全的王娟,但却细皮白肉,胸前两颗只有黄豆般大的乳头,却那么小巧可爱地放在那略微充起而又紧鼓鼓的乳峰上,细细的纤腰、细细长长的大腿,那被两片大阴唇合住的阴户,只看到一条细细的紧紧的缝,连水也好似透不过去似的。
    王成笑了,他又抬头看看王娟那带醉的小脸,红红的微笑的嘴半张着,迷人极了。此时王成早已忘掉了一切,他忘掉了他面前是他的女儿。
    他忘掉了他与她之间的关係。
    他忘掉了伦常。
    他忘掉了廉耻。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欲。
    他现在只需要泄,只要满足,只要痛快,只要发洩!
    他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蹲在床边双手不住的在王娟身上抚摸。
    嘿!好细的皮肤。他吻着王娟的小嘴,他吻着、他吮着。他的手握住那稍微凸出的乳峰,他捏着那黄豆似的乳头。他在想,比起招弟、比起凤英,王娟的乳峰太小了,乳头也太小了。
    他又顺着乳峰向下滑,平坦的小腹滑腻腻的,比起那已有皱纹的大肚皮却诱惑多了。
    他摸到了王娟的阴户,好紧,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他抬起了身子,向左边移了一步,他又把王娟的下身向外拖一点,再把她的双腿分开,她和死人一样,任他搬弄。
    他仔细的在欣赏这小穴,他用手把小穴的大阴唇拨开,小穴上光滑滑的,还没有生毛,小穴内红红的,穴缝紧紧地,他伸着右手食指,慢慢地插进去。
    嘿!紧紧地、热呼呼地,他食指连续抽送两下。
    王娟却未动,这并不是她睡得死,这全是那半瓶乌梅酒的力量,使她失去了知觉。
    此时王成早已欲火中烧,他把王娟身子向床中推过去,把她的双腿分开,他挺了上去,大鸡巴像根棒子似的顶在王娟的小腹上。他用手扶着大鸡巴,对準小穴,捣了下去。
    不成。
    大鸡巴顶在小穴口,就是进不去。
    他想起来了:女儿的小穴这么小、这么紧,当然进不去了。
    他起身到梳装台前,拿起了招弟用的髮油,他回到床上,他把髮油抹在王娟的小穴上,裏裏外外抹了许多。手指试了试,中食两指同时插入小穴,由于髮油的润滑,很顺利地插进去,他又用手指抽送了几下,虽然小穴很紧,但却容易多了。他又把自己的大鸡巴也抹上髮油,他再度爬了上去。
    他扶着大鸡巴,对準小穴,他屁股轻轻下沉,大鸡巴硬把小穴给撑开了,也滑进去了一点。
    他感到龟头夹得好紧,他感到全身舒服。他一狠心,屁股一沉,大鸡巴直捣入小穴中。
    嘿!这滋味他从未嚐过。
    王娟的小阴户还从没有大鸡巴进去过,甚至她自己的手指也没进去过,因为她还没有想到这个小洞会有令人消魂的功用。此刻王成的小二哥硬绷绷地插了进去,硬把王娟的会阴处挤得差一点就要裂开。
    王娟虽已醉得人事不知,但这种撕裂般的阵痛,也把她那无知觉的下身痛得下意识的扭曲了一下。
    王娟的下身一扭动,王成只感到被小穴包得紧紧的大鸡巴如同又被两块肥肉紧夹得紧紧地摇幌一般,大鸡巴塞在小穴内,满满的,一丝儿缝都没有。王娟的小穴内阴户壁此刻受到了强大的压力,膨胀的力把它分开,因此它都分泌出丝丝淫液来保护阴道。
    王成慢慢地将小二哥抽出,好紧的阴壁夹得大鸡巴好像不愿放似的,王成如同触电般,浑身舒服极了!他从没有弄过这么小的小穴。
    他把小二哥抽出一半,他挺起身子看看,王娟的小穴把他的小二哥裹得密不透风,他看出了滋味,他蔔的一声,小二哥全军撤退,出了洞府。他他翻身下床,站在床边,他把王娟转了过来,上身躺在床上,下身他举起搭在他肩上,他又把枕头取过来放在阿魂的屁股下,把阴户搁得高高的,他要一面弄,一面看,也让眼睛吃吃霜淇淋。
    看!小穴的洞口,像两片麵包合得紧紧地,不露一点缝,他自己的小二哥却像条怒马,跃跃欲试。他把这支油光发亮的小二哥对準了王娟的小穴挺了进去,小洞被撑开了,小二哥进去了一半;他屁股再向前一挺,滋!的一声,整根的小二哥全钻进了洞穴,王娟的细腰瘦寥息动的扭动了一下。
    王成只感到小二哥被夹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他一收缩,小二哥抽出一半,而小穴外的阴唇也被小二哥带动得有点外翻,煞是好看。他一面慢慢地抽送,一面细细的欣赏,他浑身都感到舒畅。
    送进小二哥之后,他不抽了,慢慢地用小二哥的根部在小洞口左右上下地摇幌磨擦着。忽然他感到有股液体由小洞内分泌出,他慢慢地抽出小二哥一看,淡淡的、红红的淫水在小穴口向外溢出,水量不多,而自己的小二哥也沾了喜气,有点红色淫液,他知道这是处女的宝贵丹红,如今已被他取得了。
    他拿起床头的卫生纸,轻轻地为她擦拭着,他看到王娟的小穴已被他的大鸡巴插得红红的,外阴好像有点浮肿,他原想就此停手,但小二哥却不答应,硬绷绷地像只怒马般在他跨下跳跃着。他一想,既然已经插了,乾脆就过瘾算了。
    于是,他双手将王娟的小洞口抹上一些口水,自己的小二哥也抹上一点,他把王娟的双腿向左右尽力分开,因之使小穴稍微现出一条细细的缝,他端起小二哥,对準小穴,腰一沉,屁股一挺,嘶的一下,小二哥溜进了一半;他略喘了口气,狠一下心,再向前一挺屁股,小二哥硬钻进去了!
    但由于王娟的阴户小,而且又是鸡肠形态,细窄、弯曲,因而小二哥插进去之后,就被阴户夹得有点喘不过气!又有点暖烘烘热呼呼地既舒服又刺激!此时他恨不得把睪丸也送进去夹夹才好。
    半晌,他的小二哥大概已经泡得不耐烦了,因之他慢慢在开始抽送。小穴太小、又太紧,抽送起来小二哥很吃力。抽出时还好,送进去时龟头却有点麻,而包皮下端连龟头的阴茎却被小穴的肉壁紧夹,而拉的有点点痛。小二哥就是怪,明明有点痛,他仍然要往裏钻。
    他抽出又插进,插进複抽出,一直抽送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他感到心中闷燥了,浑身已发烧,口渴心跳,小腹一紧,双腿一用力,腰肢猛地抽送着,随着龟眼一松,一股热流自龟眼中射出!
    他平时不会这么快就射精,今天第一是心情稍嫌紧张,而又是插的开苞货,并且是尚未结花的小蓓蕾,所以泄得比较快些。他抽出了小二哥,小二哥大概也是紧张又喜愉过度吧,此刻再也没有刚才的威风了,无精打彩地挂在两胯之间。王娟的小穴已肿起好高,细细的穴缝口流出了一些黄白色的粘液,那是王成的精液。
    王成用卫生纸替她擦乾净,再将她身子搬正,让她睡好,自己也把小二哥擦乾净再上床,将王娟搂在怀中并头而眠。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娟有点感觉了,她蠕动着,但此刻转动身却猛地感到一阵撕裂般的阵痛。王娟醒了,她睁开眼,呀!她惊叫起来,竟发现自已睡在爸爸的怀裏,她忙推开王成準备起身。  啊呀!她猛地发现自己和爸爸脱得精光,赤条条紧抱在一块,她一骨噜爬起来。
    呀!痛!她这一转动,却又想到自己的小穴怎么有点裂痛,又像被火烧似的?她忙低头一看,不好!她自言自语道。
    只见她的小穴红红的,略有点肿,而裏面刚才被大鸡巴插过,她年纪还小又未发育完全,所以小穴已经有点浮肿,再看看王成赤裸裸的躺在身边,她心想一定是爸爸弄的,她忙起身下床。
    呀!好痛,她只一动,小穴就又痛了起来,她又痛又怕,又惊又恨,自然而然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却将王成惊醒了。
    王娟!你醒了?快别哭了!来,爸爸真喜欢你。王成一把将王娟又拉了过来,将她搂在怀中:王娟,爸爸最喜欢你了,你应该知道呀!
    王娟年纪还小,平时一切都听爸爸的此刻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爸爸,我……
    你怎么样呀?
    我好痛呀!阿娟老实地说了,并用手去揉她的小小玉穴。
    王成也伸手去摸她的小穴:王娟,没有关係,第一次是有点痛的,以后就不会再痛了。
    可是现在却有点痛啊!
    王成一面说着,一面又轻轻地揉弄着王娟的小穴。王娟之小穴被王成一阵揉抚,也确实好过一点。
    她此刻睡在王成的怀中,嚅嚅地说:爸爸,你把我弄过了。那以后妈妈知道,她会打死我的。
    你妈妈会照顾你,我更会替你买新衣服。
    小孩子比较单纯。也容易满足,因此王娟就不再流泪,也不再怕了。
    爸爸,你要买新衫衣给我哟!
    一定,一定。王成一面和王娟说话,一面玩弄着她的小嫩穴。
    他的鸡巴又有点沉不住气了,何况睡了一觉,精神特别充足,所以他又想再弄小穴。他把王娟的小穴用手拨开,用手指插进去,并捏住她的阴核。
    她被捏得又有些发痛:‘爸爸,我……
    怎么样!好一点吗?
    有点痛,又有点酸!
    来,替我捏捏!他把她的小手拿过来,把他那充满了血液、涨得像支火棒似的鸡巴送到她的小手上。
    王娟的小手一碰到那鸡巴,吓了一跳:我的天呀!
    她想,爸爸的东西怎么这么大,那妈妈怎么吃得消?其实她哪知道,女人的小穴就喜欢这种东西呢,她更不知道刚才在睡梦中已经嚐过这条大鸡巴了。
    她感到小穴有些痛,可能是爸用手掏的,现在爸爸不就是用手在捏吗?
    王娟,你小穴已经好多了吧?
    虽然仍有点痛,但爸爸和颜悦色的问她,她只好忍耐一点了。
    不痛了!
    玉成一听她说不痛了,他放心了:我说过嘛,只要一会后就不会痛了!
    他坐起来,掉转过身子,嘴对着王娟的小玉穴吐了几口唾液,他一面用手把唾液沫在小穴的裏裏外外,一面对王娟说:
    来,把腿打开,爸爸要弄弄你的小穴!
    王娟糊裏糊涂的张开双腿,王成腾身而上,一手撑着床,一手扶一手扶着小二哥寻找目标对準小穴,小二哥在王娟的小腹大腿间幌动着,王娟心中一惊:
    爸爸,你是不是要把这根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裏去?
    王娟,你真聪明。
    爸爸,不,不要,我怕死了!王娟用手拦着小穴的洞口,她紧守桃园口防止小二哥的进袭。
    王成好言劝道:王娟,没关係,不会太痛的,快把手拿开。
    不行,我的小穴太小了,爸爸的大鸡巴太大,我怕会弄破我的小穴。
    傻瓜,你的小穴是能大能小的!王成骗她道:你想想,你们将来生小孩,小孩那么大的都是由这小洞裏出来,假如你们的小穴不会扩大,那小孩不就一辈子也不出来了吗?
    王娟一听,这话对呀,大概爸爸说的没错哪?
    别怕,你先试试!
    试试倒还可以,于是王娟才将手移开。
    王成双手将大鸡巴準确地靠近小穴口,轻轻的往下一沉,龟头很顺利的进去了,因为小穴口全是口水,而王成的鸡巴是宝塔式,前端尖、尾部大,因此王娟也未感到怎么样痛,仅有一点涨而已,并且因为这一点涨鼓鼓的感觉,反而感到有点好奇的心情了。
    怎么样?痛吗?王成假意的问道。
    不痛。王娟据实回答。
    王成此时屁股一沉、腰肢一挺,大鸡巴进去了一半。
    啊!王娟觉得好涨,她喘了口气:爸爸,痛。有点痛了!
    一点点痛是有的,没有关係,你忍耐一下。说着,又挺一下。
    哎!痛,痛呀!王娟叫着:爸爸,不行,痛呀!
    其实此时大鸡巴仅仅进去三分之二而已。
    王娟,稍微忍耐一下,爸爸现在不进去了。
    王娟已经感到疼痛难忍,小穴像被人用棒子塞的似的火辣辣的,又像被撕裂般,她忙伸手插入二人的小腹间,用手去护小穴。
    呀!她碰到了那留在小穴外的三分之一的大鸡巴。
    天啦!她心想,原来还有这么多还没有进去,若是全送进去,那小穴不被弄碎才怪。她一把抓着玉茎,扭着屁股意欲将大鸡巴弄出来。
    王成欲火如焚,此时正在兴头上,岂能容她弄出来。
    好王娟,不要动,让它休息一下,放在裏面一会就会好一点的。
    爸爸,快拿出来吧,我的小穴好痛啊!
    王成一见王娟痛苦的嚷着,确有点伤脑筋,但继之又想,反正已经弄破了,不如一次搞定,让她痛一下算了,否则,以后还会痛的,所以又骗她道:
    王娟,那么你把手拿开,我好把大鸡巴拿出。
    王娟一听爸爸要将大鸡巴拿出,忙鬆开手。
    王成又道:你再把腿分开点,现在你夹的那么紧,我要是用力抽出,你的小穴还是会痛的。
    王娟真想快点让大鸡巴拔出来,因之将两只腿尽力地向左右分开。这时王成见计已成,他不退反进,屁股猛沉,腰肢一挺,吱!的一声,大鸡巴一挺而入,直逼禁宫。
    哎!的一声,王娟只觉一阵疼痛,下面像被刀割了一下,她大叫了一声哎哟!她心一慌、眼一花、头一昏,身子一阵抽搐,竟痛得晕了过去。
    王成一见王娟痛得晕倒了过去,他也就按兵不动了,此时大鸡巴真是如入宝地,尽情享受了温暖了。
    他伏在她身上,一面用手轻轻在探着王娟的小胸口,那两只平平板板的小奶子真是小得可怜。他低下头吻着王娟的小唇!吻着、吻着,他的大鸡巴又在小穴裏跳舞了!
    吻着、吻着,嗯!王娟醒过来了,是痛醒过来的!
    妈妈呀!痛死了!一醒过来,她就自然而然地叫着妈妈。
    爸爸,痛死我了!快拿出,小穴破了。哎呀!妈……她痛得浑身一惊,不自主的一阵痉挛!阴户壁随着这阵痉挛一阵收缩,并分泌出一些淫水,以保护阴道,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
    而王成刚準备安慰王娟,忽然感到大鸡巴像被一张小嘴在吮吸吞吐似的,又像被一层热呼呼的肉包裹着,在裏面蠕动似的,这滋味美不可言。他感到满身舒畅,这种享受纵有皇帝也愿不掉换,他闭目而享受这阵极乐。
    王娟见爸爸伏在她身上不动,她推也推不掉、挣也挣不脱,小穴如火烧、像刀割,她只有扭着屁股想把大鸡巴弄出来。
    她不知道,两个身子叠在一起,除非上面抽出来,否则上面的紧压住,你扭着屁股只有使他跟着摆动,又岂能放她而去呢?她一面扭,一面叫:小穴完了,我痛死了!爸爸,好爸爸……你把小穴弄碎了……若不扭动还好点,她的小穴只有被大鸡巴涨得紧而痛苦一点,而她这一扭动可惨了,原来她那鸡肠型的阴户这一扭动,等于将大鸡巴在摇幌一般,王成是飘飘欲仙,被她这小屁股扭得骨肉酥麻,他反将王娟抱的死紧再不肯放鬆了。
    王娟越扭越痛,越痛越扭;越痛越叫,越叫越痛,她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爸爸,痛死了……了……妈妈……呼……我……爸爸弄死我了……
    我小穴被火烧破了……碎了……
    她扭不动了。
    她叫不出了。  她痛得麻木了。
    她扭曲着面孔。
    咬着牙。
    裂着嘴。
    闭着眼。
    摆着头。
    她好像从无尽的深渊中刚爬起来似的。
    痛,这是免不了的,何况她还是一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姑娘。可造物者就是这么神奇,这种痛是短暂的,一段时间过去就会自动的减退,慢慢的减轻,纵然你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即使你是最健康的身体,仍还是有第一次破瓜之痛的。
    王娟的痛楚已慢慢好些了,她躺着不动了,仍由爸爸压在身上,她只有咬牙承受。
    王成试着把大鸡巴向外拔收一些,他一抬腰,抽出了一半。
    一分钟、二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王成的大鸡巴泡在那紧绷合缝的个穴中,真是如鱼得水,如倦鸟归巢。他见王娟虽然满脸痛苦神情,但已没有刚才那样嘶叫的厉害。他知道,现在她已好些了,事实上小穴内热呼呼的,分泌了好些淫水,大鸡巴在裏面也不像早先那么摩擦得阴户壁生痛的情形了,湿润了的小穴仅仅将那根粗大的鸡巴紧紧的包住而已。
    王成试着把大鸡巴向外抽出一些,他一抬腰,抽出一半。
    啊!王娟猛觉一她睁开眼,深深地喘了口气。谁知王成见此情形,他又一沉身,大鸡巴像发现了敌人似的一下又躲进去了。
    哎!刚松一点,喘口气的王娟,又猛觉下麵一紧?又塞得满满地,她又轻叫了一声。
    但这次大鸡巴的抽送她只觉闷涨,痛苦的感觉则轻多了。她不知道这是她的玉关已破,而现在小穴内是淫水满洞,所以才不觉痛楚了!
    她轻轻地皱着眉头,望向她爸爸:爸爸,你好心狠,把我插得痛死了!
    王成笑容满面地告慰她道:王娟,这种痛苦是每个女孩子都一样的,第一次一定会有点痛的,以后就不痛了,而越到后来则越快活!
    王娟不敢想:这种事还快活?我痛都痛死了!
    王娟!今天是第一次,以后你就知道好处了。你看,你妈妈只要我三天不插她,她就会自动地送上来要我插。
    王娟似信非信:我……我以后……不要了……
    王成只是笑着,大鸡巴又开始抽送了。  啊!这是抽出时王娟的轻呼。
    哎!这是插入时王娟的惊呼。
    一进一出,啊……呼……哎哟……这是痛苦,还是快乐,王娟她也不知道,她只是被动地被大鸡巴弄得自然出声而已。
    大鸡巴进出出四、五百下,小穴已麻木地翻着阴唇,相迎相送了如数次。王成感到全身轻了,一阵抽搐如电,一阵酸麻穿透全身,他一哆嗦,小腹一阵收缩,一股热流猛射花心。
    啊!这股热流烫得王娟浑身一颤。在痛苦了半天到近乎麻木的时刻,忽被此阵热流射入花心,她从未有过此经验,此刻只觉浑身一阵痉挛,全身颤抖,好像很舒服,又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她双手猛的一搂她爸爸的腰,小屁股自然而然的就扭动起来,也抬起来了。
    这是她意识间的在享受射精之乐!
    王成看清知她已不会再痛了,也将快要疲软的大鸡巴飞快的再抽送十几下。储满了精水淫液的小穴,此刻虽被大鸡巴猛抽着,但却不再痛了!这只是感觉上而已,实际上王娟的阴户还是受了点伤,因为她此刻在享受这莫名其妙、尚不知道的快感而忘却了痛苦而已。
    大鸡巴泄完了精,连抽几下之后,就慢慢地软化了。
    王娟忽然感到小穴好像有点酸酸地,小肚子热热地,好舒服啊!
    啊~~她此时才真正地喘了一口气。
    嘿!空了。她仅有的感觉:小穴空了!原来大鸡巴已撤退了。
    王成抽出大鸡巴,顺手拿起卫生纸擦乾它。他坐起来,把王娟的小穴抚摸一阵,擦乾净她的小穴。
    王娟穿好衣服準备下床,她刚一迈步,一阵痛楚由胯下延向腰际,她一手扶着腰,一手揉着小腹:爸爸!我,我被你弄坏了!
    王成笑嘻嘻地说:没关係,你今天在家睡觉,我到镇上去替你买衣服,再替你买你最喜欢吃的蛋糕回来。
    王娟一听又有新衣服,又有蛋糕吃,她高兴了:好的,爸爸你快去吧!
    王成交代王娟不要出去,他则到镇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