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卷:第三章 食色尽欢 更多>>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卷:第三章 食色尽欢

    时间:2018-09-13 从侧面看去,甚至还可以清晰地看到,阿雪高耸乳房顶端的两点嫣红,微露在遮掩之外,像是两朵粉红花蕾,若隐若现地绽放春光。
      除了光滑幼嫩的裸背,被那件碎花亵裤紧紧包着的雪臀,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欣赏点。人们常常说丰乳肥臀,两者总要相得益彰,这样才算是完美,但臀部并不是光大就好,不然配种的母猪会比天下任何美女更美。
      阿雪的屁股肥厚多肉,弹性十足,这些已经是很不错的优点,但以弧形隆起的曲线之美,却堪称我生平仅见的美翘臀,加上腰肢纤细欲折,就更显得她的雪臀又圆又大,巨乳豪硕,稍梢一下转身动作,围裙之下就蕩起乳浪臀波,非常性感。
      虽然已经看得习惯了,但在这样新鲜的诱惑下,我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把本来的疲劳感觉忘得一乾二净,看着眼前近乎赤裸的女体,毫无自觉地晃动尾巴,扭腰摆臀,作着种种高度诱惑的姿态,我忍不住想要走到她的背后……
      「喂!阿雪,你在煮什么东西啊?锅子里什么都没有,你千万别告诉我,你花了几个时辰的时间,窝在厨房里头,就是为了要烧开水给我喝?」
      我的恼怒其来有自,因为那个锅子里头空蕩蕩的,除了一锅快要烧干的清水,什么东西也没有,更别说藏着什么美味珍馐了。
      「我、我错了……居然笨到相信你这个女人。以前在南蛮的时候,你从来就没有煮过东西给我吃,我今天竟然傻到相信你会做大餐……」
      「才不是那样呢,人家本来真的打算弄好吃的出来,是师父你一直坐在后面,脸又臭臭的,人家不敢回头,不能去拿材料,水越烧越干,才变成开水的。」
      拿材料?这个解释倒很有趣,我回头看看,一尘不染的厨房,除了墙壁之外真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巴掌大的油纸包放在桌上。在不涉及魔法的正常情形下,我想不出哪个特级厨师能用这材料弄出好菜来。
      「我想问问,你本来打算要弄的东西是什么?」
      被我一问,阿雪像是很不好意思般,悄悄低下发烫的面颊,小声道:「人家想做简单一点的,所以……就是糖水煮蛋罗。」
      顾名思义,糖水煮蛋的做法,就是找一锅清水煮开,加糖、加蛋,任何一个具有起码智能的生物,都可以很轻易地作出来。
      「妈的,胸大无脑的婊子我见多了,老天可不可以同情我一下,送个聪明一点的过来啊?」
      瞬间的挫折感,我几乎想要仰天长啸,向上天大声咒骂,不过这也只能说是我自己太天真了,一个和我相处近两年,却从未生火做饭的女人,即使光溜溜地穿上围裙,洗手作羹汤,也不代表她就能弄出一桌好菜来。
      想要满足口福的慾望,就这样泡了汤,我确实很懊恼,本想要带着阿雪出去,让福伯叫来外卖,和她一起垫垫肚子,不过从这角度瞥看她粉红围裙下的赤裸女体,—股慾望热流直涌上来。
      说来真是悲哀,这几天忙着缠住月樱姐姐,毫无进展,现在如果不利用机会犒赏自己,那就实在说下过去了。
      「算了,阿雪,不用麻烦了,别弄糖水蛋这种骗小孩的点心,我们改吃别的东西吧。」
      「咦?师父要吃什么?太难的人家不会做喔。」
      「知道啦,不管是难或简单,你都不可能会啦,我们决定改吃……」
      一面把声音压低,我在阿雪露出围裙外的裸肩爱抚,明明彼此有着频繁的肌肤之亲,但被我这样一碰,阿雪害羞地转过头去,却露出了一大截雪白滑腻的玉颈。
      迷人的羞态,围裙底下巨硕的乳房,圆滚滚的白臀,都不住撩拨我的慾望,到了崩溃的边缘。
      「告诉你,我们预备要吃的东西,就是这个!」
      我把手往桌上一指,趁着阿雪把头转过去,冷不防地伸手她纤腰一搂,用力一缩,阿雪站立不住,整个身体便跌向我怀里。
      这样一跌,阿雪那仅穿着白色亵裤的圆翘美臀,便不偏不倚地贴着我的胯间,紧紧贴着,两具肉体之间一点空隙都没有。
      「怎么样?你弄不出东西来,那我就只好吃掉你了,这样很公道吧?」
      「吃、吃掉我?」
      怀中的阿雪似乎弄错意思,惊惶地回头看,我搂紧她的纤腰,低声笑道:「是啊,这样子吃。」
      彷彿是刻意示威,当我把这句话说完,一根硬硬的东西,隔着薄薄的亵裤,就顶在阿雪的翘臀上。
      虽然人在厨房里,但是此情此景,顶着她屁股的东西当然不会是桿面棍。阿雪意会过来,扭动娇躯,尝试挣脱我的怀抱,但被我抱得死紧,这些扭摆反而令我的肉茎深陷在她的臀沟里,来回挑弄。
      「哪有这样子的……厨师作不好菜,也不能把厨师吃掉啊……」
      阿雪娇羞地别过头,小声说着。从围裙的领口,我清楚看到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几乎蹦跳而出,在我手臂有意地推挤下,高耸巨硕的奶子,挤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香与女儿体味,令我兴奋急切,无法自拔。
      「不准还嘴,这是法雷尔家的规炬,就算你把菜做好了,我还是要吃掉你的。」
      我一面说,圈抱在阿雪腰上的左手,就顺着围裙的下摆移动,摸上她雪白匀称的大腿;不安分的右手,则从她赤裸的粉背往前伸,直窜进围裙里,罩住她胸前肥硕的乳瓜,抚弄那团沉甸甸的浑圆球体。
      阿雪紧张地抓着圆裙下摆,两手来回绞动着,虽然没有扯松带子,却把围裙给扯乱,胸前那对饱满的乳房,立即挣脱围裙的笼罩,傲然弹跃挺出。
      「不、不要啦……人家真的是想好好弄一次东西的……」
      阿雪似乎想摇头抗拒,可是当她的乳尖与大腿被抚弄时,口中却不停发出婉转的娇吟。
      我亲吻着阿雪的香唇,用一只手在她大腿内侧抚弄,一只手揉搓着她圆硕的乳房。阿雪的奶子又大又富有弹性,真是上天赐予男人的恩物,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只是眨眼功夫,柔嫩的奶头就硬了起来。
      「有什么好弄的?反正你也弄不出来,乾脆让我直接弄你吧。」
      我口中嘲弄,目光却搜寻目标,找到适当位置后,就一把将阿雪抱起来,让她趴在灶边、本来应该是放置切菜饭板的平台,高高翘起肥白浑圆的肉臀。
      阿雪几次想要挣扎,但小蛮腰被我紧紧地勒着,最后只能不依地趴好。一把将那件碎花亵裤拉脱到小腿后,我开始侵袭着她那肉扑扑的圆臀,爱抚摸弄,轻微的捏动,只觉得手中触感弹跳圆滑,娇嫩肥润。
      在我的抚弄之下,阿雪轻轻哼了几声,不自觉地挪动着肥白的屁股,向我的掌心靠近,这样一来,两颗如水蜜桃般成熟的肉丘,就落在我掌中,任我姿意地抚弄捏揉。
      手指在两瓣白嫩嫩的屁股中间,来回摸弄浅沟前端的肉瓣,连续的刺激后,不只是湿溽的花房潺潺流出蜜浆,就连细緻的菊花瓣,都有了反应,在揉摸中盛放绽开。
      「阿雪,师父手艺如何?这么香浓的蜜汁,不是每个厨师都调得出来喔!」
      以炫耀的语气,我将沾满淫汁的手指,向阿雪比一比,她也没有回答我,只是把头压得低低的,向我开放着她的丰腴肉体。
      从这角度看去,阿雪的身材凹凸有致,浓密的狐毛,适度地增添了诱惑;肌肤像是水晶般玲珑剔透,高耸巨硕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奶头,压在料理平台上,变幻出性感的型态。
      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双丰腴的美腿间,凸起的花房、被蜜汁浸湿的耻毛,都是令我慾念狂炽的妙物。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阿雪现在的体质特异,每次运使完黑魔法之后,都会情慾高涨,不能自拔,乳房渐渐排出奶水,不知道她今天……
      「阿雪,怎么你今天没有挤奶出来吗?」
      趁着说话,我将肉杵塞入花房的火热缝口,沾擦着粘稠的花蜜,作预备的湿润工作。
      敏感的花房被轻轻叩关,阿雪的身体开始绷紧,一只手反过来紧抓着我的肩,轻声道:「早上练习完以后,已经挤出来过了……」
      我摸着花房上柔软的狐毛,上头已沾满了滑润的蜜浆,再用手指轻触着肉唇,将不住渗出的蜜浆,沾着涂抹在她的肛菊之上,顺着纹路,抹过一圈又一圈。
      「哦?怎么你这么乖,会主动挤出来?该不会全便宜了紫罗兰吧?」
      「没有,是因为师父你要我挤出来留下的,所以全部……唉唷!」
      看她面红耳赤的俏美模样,我再也忍不住,把肉杵对準已湿润的肛菊,掹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顶往阿雪的屁眼深处,只觉得肛菊里头又暖又滑,把肉杵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飞快地在肛菊中进出,阿雪大声呻吟,夹紧了我的肉杵,在猛烈的抽搐频率中,牢牢地绞住我的肉杵。
      围裙的下摆,被渗出的花蜜沾湿,贴在阿雪的大腿上,我顺着她趴伏的角度,推拍着她雪白的屁股,试着把她的肉臀拾高,然后利用她俏圆香臀抬高放下的空隙,用力向上挺送,肥厚肉臀与我大腿快速碰撞,发着「啪滋、帕滋」的肉拍肉声响。
      「真是过瘾啊,阿雪,咱们两个现在这道花式又算是什么菜色呢?」
      对着我的调笑,快感如涌的阿雪早巳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弯曲着一对美丽的玉腿,盈盈的柳腰轻灵地摆动,屁股忽快忽慢地抛甩着,口中忘记了矜持,频频呼出让人兴奋骄傲的呻吟。
      「哈,早知道在厨房里有这么过瘾,从南蛮回来的路上,我们两个就该好好磨练厨艺了,你说是不是啊?」
      调笑声中,阿雪摇甩着长髮,空抓着的双手,最后紧紧揪着被挤到双乳间的围裙,媚眼如丝,张口呻吟,雪臀快速地向后癫动,我知道她的高潮即将来到,两手抱紧她的肥白屁股,用力让肉杵插得更深。
      当阿雪的高潮来到,我再也忍下住,—股股浓稠的阳精,有如山洪爆发般,密集射人她的肛菊。
      阿雪发出喜悦的呼声,急切地转过头来,却被我把她的小嘴张大,与我深吻,雪白的肉臀不停地颤抖,肛菊深处将我喷出的白浆,吞食的一滴不剩。
      两具肉体就这么趴着贴靠,紧紧相依,谁也不想与另一半分开……
      折腾了良久,当我们离开厨房时,都已经是深夜了。推开门出去,我看看外头没人,这才放心让阿雪出来。
      只穿着一件满是皱摺的围裙,粉红色布料上,沾了一堆汤汤水水的秽渍,阿雪几乎是被我强拖着从厨房拉出来。
      原本还穿在身上的那条碎花亵裤,在我们刚才欢好交合时,被挂在阿雪的小腿上,待我们发现,早巳变得湿泞不堪,阿雪怎也不肯穿上身去。结果,就只能待在厨房里头,被慾念勃发的我再结结实实干上一次。
      有个追随家族长达三代的老僕,真是件幸运的事,因为熟悉法雷尔家风的福伯,在我跟着阿雪进入厨房后,就清光了外头的所有僕佣,禁止府里有人到那边去。想来,跟随过爷爷办事的他,早就清楚「厨房模式」的该有应对了吧。
      幸亏如此,不然一面紧抓着围裙,一面努力用尾巴和手掌遮住裸臀的阿雪,真不知道该怎么从厨房走去浴室,当我们两人共挤一个大水桶,洗着热呼呼的澡,我向阿雪提起一些法雷尔家的往事,好比在我小时候,家里曾经有一个很大的大理石浴室,但后来因为家道中落,这个浴堂就被拆掉变卖。
      「那……有没有画像呢?小说里头,每个伯爵府不是都有肖像画吗?」
      一般的贵族世家,都会把历代男女主人的画像收藏,如果是世袭的豪门,还会有一条画廊似的长长走道,挂满祖先的画像,主人往往带着贵客走过长廊,缅怀祖先的功业,藉此夸耀家世。
      法雷尔家也有这样的东西,特别是爷爷有绘画的嗜好,着实留下不少画作,但是因为没钱维护,早八百年前就被装箱扔到地窖去了。
      用毛巾沾着热水,在阿雪肥白高耸的乳房上擦过,水珠颤动,看她的愉悦表情,我微笑道:「你要是喜欢,以后找机会带你去看。」
      「好啊,一言为定,我一直很想看看法雷尔家的女主人是什么样呢?」
      阿雪提到「女主人」时,表情相当欣喜,我心中忽然有了一种烦躁、厌恶,还有一些愧疚的感觉。我不知道更远的祖先是怎样,但是从爷爷开始,我只知道法雷尔家有女人,却没有女主人,所以当我隐约看出阿雪的期待,一种强烈的反感,就开始扰乱我的心情。
      「师父最近是不是在为着哪位漂亮姑娘烦心呢?阿雪看得出来喔。」
      阿雪的声音很娇嫩悦耳,但听住我耳里,就是一股很强的怒气上涌,虽然我无法否认,阿雪对我很重要,而我也因此对她宠爱有加,但无论如何,我的所作所为还轮不到她来干涉,如果她不能明白这一点,那就要给她「适度」的教训了。
      我正要开口,阿雪突然扑靠过来,水花激溅中,她两手勾着我的脖子,将头贴靠在我的脸庞,两团滑嫩肥白的雪腻,顺势贴在我胸口,挤动水波蕩漾。
      「那位站娘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居然可以让师父这样牵挂,比阿雪强多了呢……」
      这句话的逻辑真是牛头不对马嘴。月樱姐姐当然是个好人,可是如果要讲牵挂程度,冷翎兰也让我很牵挂,恨不得让她被人轮姦成破鞋的牵挂,这臭婊又与好不好有什么关係?
      然而,阿雪这句话里头,我听不出半点妒意,这点与我的猜测不同,加上那双弹性极佳的高耸乳瓜,在我胸前摩擦所浩成的舒爽感受,我就把要「教训」她的事扔在一旁了。
      一直到了深夜,当我独自在床上辗转难眠,回忆起浴宰里的画面,却突然有—个很好奇的想法,那就是,当阿雪贴靠过来搂抱我的时候,我看不到她的表情,而她那时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呢?
      与阿雪的胡混,很能舒解身心压力,但对于解决问题,则没有任何帮助。时间过得很快,太过顺利的进展,让我几乎忘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伊斯塔的使者迟迟未至。
      经过多天研讨,现在无论哪个与会国都深信,黑魔导之国伊斯塔、最强的巫师黑龙王,两者之间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伊斯塔的姗西莎丝下到,我们就难以作出结论性的决定。
      为了施加压力,我还一度故意挑起话题,质疑伊斯塔是否与黑龙会共谋?亦或黑龙会根本是伊斯塔暗中扶植的组织?当庞大的国际压力过去,目前参与会议的使者才洩漏出讯息,让众人得知伊斯塔这几日发生了动乱,规模和起因不明,但却造成了相当规模的损伤,令得早该抵达萨拉的娜西莎丝延迟出发,拖慢了行程。
      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伊斯塔国内发生动乱,这自然给众人一个不好的联想,但由于伊斯塔的要求,这件事情被当作机密处理,没有外洩出去。
      终于,在国王陛下秘密授命于我的十天后,当我正与月樱姐姐聊天说话时,忽然接到消息,伊斯塔的使者团抵达,由那位名扬国际的「紫伶水仙」娜西莎丝率领,现在正缓缓入城,国王陛下特别命令,要隆重迎接。
      不得不承认,身为阿里布达国军的一份子,要出去迎接伊斯塔人,实在是一件很尴尬的事,部分民族心强烈的军人,甚至可能将这当作毕生耻辱,发誓以后一定要在战场上痛宰伊斯塔狗。
      我没有那么旺盛的爱国心,不过多少也感到几分不悦,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目前开的是和平会谈,如果因为我们未出现迎接,萨拉的百姓鼓噪暴动,做出什么事来,那就麻烦了,两国之间征战多年,随便在萨拉找户人家问,四等亲之内—定有人丧命于与异国的战役。
      启动战端的是一国领导阶层,和百年仇敌握手言和的也是他们,单方面撕毁盟约开战的还是他们,但承担痛苦的,永远都是战场上的士兵……还有即将成为士兵的平民百姓。
      撇开大道理不谈,光是冲着娜西莎丝的艳名,我就很甘愿跑这一趟,更何况为了表示慎重,多数与会国的使臣都随冷弃基陛下一同出宫迎接,我们这些下属哪有说话余地?
      如果说会议的目的,是为了结成一个联盟,莱恩·巴菲特无疑就是这联盟的盟主。为了表示盟主的尊严与威信,高人一等的他,大可端坐会议桌上,等着伊斯塔人进来,以显气势,不过他却选择了与我们一起亲自出迎,还让冷弃基陛下走在最前头。
      在公,这是注重政治礼仪的表现,莱恩并没有因为身为大国元首,就处处抢着当领袖,压过地主国的锋头。在私,这是身为月樱夫婿的他,对妻子父亲的尊重。无论公私,表现都无懈可击,强势霸气与柔软处事的结合,是百世难逢的领袖人选,无怪金雀花联邦这十二年来好生兴旺,如果不是因为他有那个莫大的缺点,我想……
      多想什么都没用,当我随队来到城门口,在莱恩的身边,见到一个陌生面孔。
      说陌生也不是,日前我因为刺客在空中大玩飞人游戏时,就是这个使着弯刀的巨汉,帮忙干掉了刺客群。
      「哦,这个男人出身沙漠民族,是追蹤者业界顶顶有名的人物,目前担任莱恩的秘密护卫。」
      看出我疑惑的茅延安,开始解说,「看到他手上拿的那把弯刀了吗?这是沙漠民族的特有兵器,刁钻诡奇,柄上有鸾铃,战时扰动异声,乱人心魄。他到了金雀花联邦后,凭着这柄弯刀闯出名号,人称铃刀回休楚。」
      「等等,大叔,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回休楚。」
      「连着外号一起叫呢?」
      「铃刀回休楚。」
      「唔……该是个很威风的名字,为什么我听了之后总有不吉利的感觉呢?」
      「很正常,业界一致公认他是个令人闻名丧胆的危险人物,每个人听了他的名字后,都记得提醒家里小心火烛。」
      我耸耸肩,不再理会这个专门诅咒人家火烧房子的铃刀客,把注意力放在进城中的伊斯塔队伍。
      拖拉着座车的牲口,并不是马,而是伊斯塔骑团所使用的骆驼,在南方诸国极为罕见,登时掀起两旁的连串惊呼声。
      和前次的千人队伍相比,这次伊斯塔人收敛多了,前后不过是八辆车,总共不足二十人,可是中间三辆并非载人的座车,而是载物的拖车,当这三辆车进入城门,莱恩、冷翎兰、回休楚这类武技高强之上,脸色都变了,我正觉奇怪,不知有何异处,车队已经来到我们面前,这下子连我都知道问题何在了。
      车队里头瀰漫着一股混参血腥的怪味道,我闻得出来,那是战场上斩敌首级,进行腌製保存后产生的异味,换言之,那三辆车装载的不是行李,而是……
      这次的伊斯塔使者团,可能过半都是高位阶的巫师,一个个都身穿斗篷,又用围巾遮脸,虽然是大热天,却让人感到他们身上正散发着丝丝寒意。
      一名蒙着面孔的使者,把那三辆拖车上的罩布一拉,露出了满满三车的人头,有些已经被腌製,有些还滴淌着鲜血,甚至双眼末闭,横眉怒目地瞪着,显然刚被割下不久,照时间来算,怎么看都是在我国境内干下的。
      可怖的场景,却透露着一触即发的火药意味,气氛一时间紧绷得无以复加,诸国重臣面面相觑,冷翎兰把怒火内蕴的目光望向陛下,希望能得到父亲允许,採取行动,维护国家尊严,但陛下却不置可否,反而把眼光望向右后方的便宜女婿,内中意味,不言可喻。
      就在整个情势僵凝不下的当口,伊斯塔人的阵营里,有个人忽然掀开头套,倾洩出一长串亮丽的如火红髮,排众走了出来。
      「公主!你……」
      旁边的巫师群好像想要拦阻,却被她微一扬手,全部给制止了动作,退回一旁。
      单单只是这一下,就让人们知道,她在伊斯塔使者团中所具有的无上权威,而从刚刚那几声称呼,所有人更明白了她的身份。
      来到众人面前时,她将遮面的围巾解开,露出了面孔,令得每个人心里都惊叫了一声。
      好一个天香国色、令人无法将视线转移的美人儿!
      约是二十一、二岁的芳龄,非常苍白的幼滑肌肤、烈火般的灿烂红髮、紫水晶似的瑰丽眼瞳,完全说明了她伊斯塔的血统。娇嫩的耳珠垂挂着弦月耳环,一双朦胧的媚眼,脸上的慵懒情致,散发着无穷的挑逗意味,构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奇特魅力。
      虽然她穿着厚厚的斗篷,看不出明显身材,但当她慢慢朝我们走来,纤纤莲步彷彿经过精心设计,每一下迈步,腰臀就暗合着某种奇妙韵律来扭摆,让人想起男女欢好时的纵情翻动;而她不时轻舔红唇的小动作,更使人相信她必是那种烟视媚行的火辣尤物。
      一举一动,散着强大的性感诱惑,别说是在场的男性,只怕同为美女的冷翎兰,都会心头一悸,凛于她的大胆,又惑于她的艳媚。
      一般来说,「艳」是专属于中年以上妇女的形容词,因为尚未成熟的女性,往往没有足够本钱去媚动人心。不过,如果要找出一个艳媚的少女,我想眼前的她一定是个完美範例,特别是在与英气勃发的冷翎兰目光一触时,她眉宇间一闪即逝的阴狠邪气,更把妖艳两字诠释到淋漓尽致。
      「各位,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可以让我解释一下吗?」
      以这句话为开端,七朵名花之中最媚的紫伶水仙,开始在我的记忆里头留下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