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湖北卷):旧书

17-02-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132

  

  我是一个老师,生活在一个不大的小城里,小城很小,小到我能用步子量出东西南北的距离。小城很破旧,旧到令人难过。我不太喜欢这个城市。在这个小城里除了教书,我还有两个最爱,一个是爱自己的老婆,另一个就是爱光顾城中心那家旧书店。

  书店不大,专门经营旧书,有些特色。书店是那种老式的房子改的,飞檐斗拱的,屋顶覆盖着琉璃瓦,太阳一照,泛着金光,书店布局很精致,所有的书分门别类,整齐的排列在书架上,像等待着读者检阅的列兵。书籍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配合着这房子,真是古色古香,让人心里很舒服。

  书店的主人是个中年人,姓王,王先生微胖,平头正脸,戴着一副宽边的眼镜,很有些学者的气质。王先生很热情,爱笑,不管谁进到店里,买或不买,他都是笑脸相迎,笑脸相送。所以书店的生意一直很好,店里的书很便宜,很多书虽然旧,但都是难得一见的版本,所以吸引了很多读者前来阅读购买。天时、地利、人和,王先生的书店自然生意兴隆。

  我经常光顾王先生的书店,一来二去也就和王先生很熟识了,于是闲暇之余我经常和王先生聊天,王先生读过很多书,很健谈,我们经常聊一些书的事儿,有时还谈论些国家大事。总之每次聊得都很开心。

  一个周末的下午,闲来无事,想起好些日子没见王先生了,就来到书店。店里的人不多,我发现和往常好像有些异样,王先生不在店里,是他女儿在照看生意。姑娘认识我,见我进来,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就埋头干自己的事情了。我问:“王先生呢?进货去了?又有好书可看喽!”姑娘抬起头,叹了口气,好像很难过地说:“恐怕要没书看了!”我一惊,手里的书差点掉到地上。“怎么回事?”我忙问。姑娘看看周围人不多,叹了口气说:“我爸刚才被几个穿制服的人带走了,说是要和我爸谈谈书店的事儿,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正说着,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向我打招呼:“哎呦,您来了,欢迎欢迎”,我扭过头,正是王先生回来了。只见他的表情不似往常,虽然是笑着说话,但是分明带着一丝苦涩。我就问:“您去哪儿了?出了什么事?”王先生小声地嘀咕着:“书店要保不住了!”“到底咋回事?”我问。他欲言又止,但还是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刚才拆迁办的人过来找我,说是要进行旧城改造,我的书店位于街口,碍事,必须拆迁。”说着,王先生长叹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我,等转过头来,我明显看到他的眼圈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王先生,在店里转了转,比平时多买了些书,有些并不是我急需阅读的,然后匆匆地离开了王先生的书店。

  过了几天,我又来到王先生的书店,王先生正在门口指挥几个人摘店招牌,王先生消瘦了很多,很疲惫,脸上不再有以前的红光,一双失神的眼睛好像很胆怯地隐藏在眼镜后面。店里几个伙计正在将一些书从货架上撤下,然后分类捆在一起。那些书好像很不情愿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我拉拉王先生的一角,小声问:“非拆不可吗?”王先生没回答,只是用力的点点头,我知道,没有缓和的余地了。我只觉得一座精神的大厦在我的面前瞬间坍塌。我不死心,又问:“那不可以再找个开店的地方吗?”王先生苦笑:“房租很贵的,旧书根本卖不到多少钱,租不起的,再说也没有这么好的地方了。”说完,他又去招呼别的顾客了。

  我一个人怔怔地立在那儿,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座城市竟然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旧书店?我想起网上看到的一个报道,说是某城市修地铁,要把路边生长了几十年的大树都砍掉。这些树遮阳避雨,就如同王先生的书店一样,为城市的人们提供了多少物质的和精神的好处啊!到头来,统统要将他们毁灭,真的要以牺牲这些为代价来换取城市的发展吗?我忽然开始喜欢小城破旧的样子了。

  告别王先生的时候,我的手里多了两捆书,都不是我需要的。

  再去王先生书店的时候,书店早已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挖土机的轰鸣声取代了芬芳的书香,声音大的让人窒息。空地周围用蓝色的塑料隔板围了起来,望去一片刺眼的蓝。王先生已不知去向,我没打听到他的下落。听人说,那些旧书他都以很低的价格卖给顾客了,实在没卖掉的就白送给了朋友和一些经常光顾的顾客。我很遗憾没能留下王先生的手机号码。他还托人送给我一件包装精美的礼物,我打开包装,里面是一本我之前正想要的旧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8000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