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尽在不言中作文

17-02-17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点击:59

    篇一: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必说,什么都不用说,已经知道谁的错,这一切似乎无法挽回。
  ——题记
  好了,已经够了,任何的说辞都是多余,我几乎都不敢相信,这难道就是最后的结局。
  我过去伙伴一个个的疏远我,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那些经常在过去和我的益友,如今已在霓虹灯下与我渐行渐远,形同路人,不会回头。
  我不想说这到底是谁的错,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彼此伤害别人或者被别人所伤害。所有的解释都在事实的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更不必说我们彼此之间已经习惯了相互误解。我真真切切地感受我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挚兄和最好的朋友,不用告诉我是由于伤害和误解。尽管因为是这样,我宁愿不想知道和尽量不去面对,而是一切让它飘散。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现在不想任何人的劝阻和警告,因为我已经习惯所谓的朋友别离。我也不想听你的借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其实不需要理由。我们美好的记忆正在消失,那样的味道,就像是十瓶芬兰伏特加烈酒那样灼伤我的灵魂。此时的我眼泪不尽的滑落下来,止不住地不断的狂流。分开吧,我知道你刚才想说什么。我知道你没错,错的都是我,我知道你很好,朋友,不好的全部是我。你或许也很完美,只有我是一无是处。
  我交不了朋友都是我的错,你不用提醒,请你离开,一切尽在不言中。
  
  篇二:一切尽在不言中

  面对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我只好去适应,而不是唉声叹气。因为时代在交替。——题记
  白云渐渐遮挡住了日光。而在这几天,是见不到太阳的。所以心里颇感到些阴凉。寒风的刺骨,犹使我不敢走出家门。
  一大清早,就听见房门的叮当声。看了看表,才五点多。睡眼惺忪的我,“步履维艰”似的打开房门。“您好,需要保洁吗?”抱着孩子?我诧异了。“嗯,随便打扫一下吧。”背着孩子,弯下腰,开始工作起来。看到她通红的脸,我顺势打开了空调。“外面一定很冷吧”。心里却不停地嘀咕:真是挺可怜的。“我家就在附近,刚从家里出来,可暖和了”。
  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进门的第一刻起,我就感到了一种乡土的味道。“你家在郑州住吗?”我不解的问道。“是的,离这不远,日子还算清闲,找个事做”。我无言以对。不一会儿,貌似娴熟的她工作完了。拿起“皮包”给了我一张名片,就走了。
  妈妈早起,让我送她去车站,以好坐上首班车。
  穿着皮衣,骑着车子,戴着手套,披着围巾。冒着凛冽的寒风。不得不出家门,盼望着日光早点儿显露出来。我的双手却在这一路上变得麻木僵硬。“拜拜,路上小心”。把妈妈送上车后我才安心。
  十字路口间,发生了什么?
  好奇心牵动我将车子骑的更快一些。“谁知道怎么回事”,“自行车撞着了吧”。街坊们不自觉的议论起来。抬头一看,一位穿着风衣的青年,似乎有点是“书生意气”的气质。低头一望,是一位穿着破夹袄老妇女,在地上哭喊起来。更可气的是,他们互相指着骂起来。观看了少许,不耐烦的我在雾影中消失了。
  忽然想起昨天那触目惊心的一目。她的做法足使我用“触目惊心”这个词来形容。
  半晌,些许是走累了,妈妈说在路边歇会儿。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起身继续逛。迎面走来的是穿着时髦的一对情侣。大概很恩爱吧,肩并肩走着。这使我又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但是,只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女孩抱着一个婴儿往那个男的口袋里掏东西。出于本能的我,真想去抓住现行。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没有能力。
  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眼前,愧疚是少不了的。
  猛一抬头,已是到了楼下。坐在屋里,望着窗外的白云。我在想,在沉思:其实城市人和新农民是可以和谐相处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8000203号